M here.

一个堆积日常矫情的负能或者单纯矫情的阴暗小角落。

【授翻】【EC】Love Medley 恋爱过载 大学室友AU 完结!!!

OneBridgeX:

恋爱过载


作者:ikeracity


译者:OneBridgeX


配对:Erik Lehnsherr/Charles Xavier


Tags:双向单相思,误解,室友,保留超能力AU,吃醋,大学AU,有感情的Erik,摔进爱河的Erik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5355413


 


 Summary:Charles和Erik是认识两年的室友。同时在这两年中,他们也巧合地暗恋彼此。两人都没有勇气向对方承认,但Erik与Magda的新友情、一场不合时宜的意外迫使他们正视自己的感情,并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件事。 


PART 1 戳这里   PART 2 戳这里


PART 3 戳这里   PART 4 戳这里


PART 5 戳这里




PART 6


这无疑是Erik人生中度过的最长的一周。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而现在,Charles在他身边就像是诱惑的化身,Erik必须动用自己的每一分自制力。他们之间在过去几周形成的尴尬气氛已经消失了,却而代之的是狡猾的视线交流、共享的午餐时间和荒谬的长的短信们。Erik尽可能地频繁地回家,选择在客厅学习而不是图书馆,在家里吃饭而不是外面的餐厅。Charles几乎要被禁锢在家中的生活弄疯了,于是极度感激Erik的行为。


 


“你是最棒的,”Erik周三晚上带着泰餐回家时,Charles咕咕地说道,“最棒的男朋友。”


 


Erik死一般地僵住了。“男朋友?”


 


Charles的手还放在餐盒上,有些不确定地笑着。“这样说可以吗?我意思是,我们现在就是,对吧?”


 


Erik的思维真实地快速运转起来。“对......是,我猜。”男朋友。他真的,真的好喜欢这个词的发音。


 


当他们在餐桌旁坐下时,Charles说:“我好多了,真的,我现在感觉很正常。”他将手放在桌子上,离Erik的手仅仅只有几英寸,“我想在晚餐后试着做一些事。如果你没问题的话,当然。”


 


Erik死死地咬着嘴唇防止自己热情地喊出“妙哉!”Charles的健康优先,他严肃地提醒自己。所有其他事都是次要的。


 


“只过去了四天,”他指出,“我们不应该等一周吗?安全着想?”


 


“我不想再等了,”Charles不耐心地说着,“我已经看着你的嘴唇看了四天了,而且我真的,真的想亲吻它。我的屏障应该已经很强了,足以让所有事物好好呆在里面。”


 


应该,”Erik怀疑地重复道。


 


“感觉上来讲就是如此,”Charles反驳道。他皱眉,故意睁大眼睛看着Erik,“还是说你不信任我?”


 


Erik翻了个白眼,从包中拿出一个泰餐盒,摇了摇头。“这不会对我有用的。”


 


“什么呀?”Charles无辜地问道。


 


“我已经认识你两年了,”Erik说道,翻下沙发,用能力捕捉到了电视遥控器,“我知道你什么时候在撒谎。”


 


“我没在撒谎。


 


“那就是夸大事实呗。”


 


Charles哼了一声,滑下去坐在他旁边,将泰餐盒放在自己腿上。他们之间隔着一尺的距离,而Erik有意识地阻止自己倾向Charles。当Charles完全好过来再说,他告诉自己。那时他们就见鬼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但在那之前,他不会去冒险的。


 


Charles眯着眼睛看向他。“你知道,你不需要像我是玻璃做的那样对待我。”


 


“你过度工作以至于神经过载然后昏过去了,”Erik干巴巴地指出,“你被车撞了。”


 


“但我现在已经好很多了!”Charles举起他扭伤的手腕,它被包裹在黑色的护腕中,“我的手腕都不疼了。”


 


“我不想冒险,”Erik固执地说道。


 


Charles挫败地感叹了一声然后坐了回去,双脚搭上了咖啡桌。“你个老顽固。”


 


“好吧原谅如果我不想成为让我男朋友再次过载晕倒的原因。”


 


Charles静了很长一段时间。当Erik转身看过去的时候,他发现Charles正在傻了吧唧的冲他笑着,他的眼神温暖且愉快。Erik皱眉。“什么?”


 


“‘男朋友’,”Charles重复道,“我不认为我在未来能习惯这个叫法。”


 


第二天早上,Magda在变种文学高级课前发现了Erik,冲他笑道:“所以事情怎么样了呀,坠入爱河的小男孩?”


 


他轻轻地撞了一下她的肩膀。“别这么叫我。但事情挺好的。某种程度上。”


 


“哇。这才四天然后你就已经听起来完全不坚定了。最快的交往-分手大转折啊。”


 


“我们没分手,”Erik恼怒地说道,“就只是坚持这样挺难的。一直待在彼此身旁但不能碰,你知道?”他自己不是那种习惯肢体接触的人,但Charles绝对是。他无法想象这对于他有多难,要被困在屋子里好几天,还被严令禁止不能触碰任何人。


 


他们向教室慢慢地走了过去,毕竟离上课还有十分钟。“他现在感觉如何?”Magda问道,手指勾着书包的带子,“一旦他完全恢复了,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地碰他了对吗?”她停顿了一会儿,作呕地皱了皱鼻子,“我脑海中已经出现你们两个像兔子一样交 配的画面了,而且这是我永远、永远都最不需要的画面,永远。我需要有人来给我的脑子去污。”


 


Erik噗嗤地笑了出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Charles想发展的多快。”Erik完全可以接受他们两个直接跳到上床的步骤——事实上,他最希望如此因为在过去两年他的性 幻想中,Charles总以某种形态、形式出现——但他会跟随Charles选择的速度的。他们还没有真正的讨论过这个话题。


 


“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不想知道,”Magda说道,递给他一个严肃的眼神,“我真的不需要知道。除了大致情节。大致情节没问题。”


 


“有什么事以后会让你第一个知道的,”Erik干巴巴地说道。


 


下课后,他们一起去买了咖啡,在街角处分开。Magda要去图书馆继续研究她的论文,而Erik要直奔家的方向。“明天再见,”她挥着手说道,“别忘了你保证过要在我写完那篇论文以后看一遍。”


 


Erik也朝她挥手,直到她消失在街角。然后他三步并作两步急匆匆地赶回家。还有两天,他想,胃中燃烧着期待的情绪。两天后他就能确保Charles安全了,他就能将他压在墙上一直吻他直到生命耗尽。他在脑海中已经计划好了,他计划好自己会说什么,第一个动作会是什么,他将Charles压在墙上的方式会是什么,而那时他就可以好好欣赏他的蓝眼睛因为惊讶和兴奋而睁大的样子。仅仅是想着,他的呼吸就加快了。


 


他挥动了一下手前门就打开了,边走进屋子边脱着外套,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思绪上以至于他没有发现向他冲过来的那个模糊物体:有一双手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推向后方,接着他就被强吻了,很用力很认真很笨拙的那种。在一段时间里,他只能僵在原地,过于震惊以至于反应不过来。然后他才发现Charles正在触摸他,Charles正在吻他,所以他捧着Charles的脸把他拉的近些、近些再近些直到他们开始吸食对方口中的氧气、在彼此嘴边叹着气。Charles的舌头在他的口中,Charles的牙齿生硬地撞着他的。


 


“我毫不夸张地要吐了。”


 


Charles退回去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的头发乱糟糟的,眼里充满了原始冲动。“哦滚开Kitty,”他喘不过气地说道,眼神死死地锁定着Erik的脸。


 


“你们俩在走廊里好恶心,”Kitty在Charles身后某处抱怨着;Erik现在太过专注于欣赏Charles动人的眼睛和微微分开、闪着水光的嘴唇,无法留意其他,“你们俩合并成一个大麻烦已经很糟了,所以至少能找个房间吗?”


 


在Erik可以说什么之前,Charles捏了捏他的手臂将他拽上了楼。当他们刚甩上门,Charles又扑了过来,他的嘴唇湿漉漉地、饥 渴地压上了Erik的。


 


“你怎么——”Erik在接吻的空隙之间叹息道,“怎么想——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我们可以直接做——”


 


“不能再可以了,”Charles保证道,再次亲吻他的嘴唇,然后是他的下巴,“我感觉好极了。”


 


但Erik还是扭过了头,一只手推着Charles的胸膛。“你确定吗?不是我在抱怨但——你知道,假如——”


 


“我之前跟Kitty实验过了,”在Erik疑惑的注视下,Charles向后退了几步,一只手穿过前者凌乱的头发,“我很确定我已经彻底恢复了,而且之前Kitty和我做过实验,握手拥抱之类的,所以如果你想......”


 


Erik的嗓子突然有点沙哑,他需要停顿一会儿才能继续说话。“如果我想什么?”


 


Charles笑了。“别装傻。你知道我想要什么。重点是,想要什么?”


 


这真的需要动用全身的抑制力才能阻止自己不直接将Charles抓到床上。Erik的手指渴望扯下Charles的羊毛衫和他的衬衫和他罪恶的牛仔裤——它如此合身,将Charles的屁股衬托得就像博物馆中的艺术品。他试图匀速呼吸,然后说道:“我很清楚我想要什么,但如果你想慢一点——”


 


这句话剩下的部分淹没在Charles的吻中,他将Erik推向身后的床,后者的膝窝磕在床垫上,他笑着然后两人毫不优雅地摔在了上面。很长的几秒中,Erik只能继续躺在那里,惊讶于Charles是有多么美丽——他双眼湛蓝,微笑着、愉悦地分开Erik的大腿。他的手滑上Erik的衬衫,低语道:“我想永远做下去,你知道。”


 


Erik抓着Charles的大腿,用最平稳的气息说道:“那你还在等什么?”


 


Charles笑着,轻轻地挪动自己的臀部,故意摩擦着Erik的胯下。这一举动引出了他的一阵呻吟,Charles愉快地大笑,俯身圈住Erik的头。“我没在等,”他说,他们之间火热的气息充满了直白的情愫,“不会再等了。”


END




哇!!完结了!!抱歉让各位等这么久。。最近没什么时间翻译。。以及如果各位在ao3上读到哪篇超棒的ec文请一定一定一定一定私信我!!我现在没有几篇需要翻译的原文库存了。。

我喜欢过的那么多基佬们现在都有女朋友了,太伤心了【手动微笑再见】

深水鸟居:

「名前のない怪物」


狡哥生日快乐!!!已经5年了呢……

期待着再一次见面……一定能再见面的!

试着用了厚涂,感想是……手好痛……

以及画狡哥真的很爽!!!

今后也请多多指教哦!

#实习日记#
1.问完问题及时确认,及时回复
2.出了问题先想解决方法

#实习日记#工作中及时沟通和确认好重要啊。
感觉自己像个傻逼。
有效沟通也很重要,但感觉也不太好做

因为自己连吃饭睡觉都没管好而对自己十分失望,失去了谈恋爱的兴趣,因为连自己都管不好mmp
昨天又忘了吃晚饭,今天醒过来又已经10点了
这种生活快点结束吧

再次和我爸撕逼
聊到选择问题,他用我的出生为例
他当时太纠结,但还是冒险接受我的到来
我觉得他该拖晚一点,他也许会是个更合格的父亲,给孩子创造的家庭条件会更好
他说那样就没有我了

我当时在和他争别的事没能说出来的事,现在在这里说一下:我一直以为其实他的女儿不是我会更好。我真的觉得他会在意我不是因为我是我,而是我是他女儿。我一点感觉不出来我这个人对他来说有什么重要的有什么好的。他就对我没有一丁点欣赏和满足。

他说我不孝顺对他要求多,不独立又懒惰。拿他的钱又想要自由。我真的总觉得我和他真的就是金钱关系。我是他女儿,很没办法的就是非常让他不满意,他也只能很无奈的把我养大,然后我欠他很多很多钱,我该独立,我不该要这些钱,我该听他的,做我不喜欢的事,拼了命,磕破头,变得很“优秀”,永远不快乐,永远不放过自己。
不然还不如把养我的钱去捐给贫困的孩子。

今天真的没什么精力和他吵下去,也没时间,有8000字左右的思想报告要抄,就把电话挂了。

抄着思想报告就又断断续续的哭了起来。

我真的觉得我每次和他打完电话都把自己积极的能量掏空了。真的每次都又累又难过。

我刚刚听到了我这几个月里最动听的话
和外教聊起他安利给我的书,他说起当时我问他的书中以历史人物命名的角色并不如他所说的powerful,他说感触很深,然后和我说,我如果不是在中国,我会是个比现在要好的多的人
谢谢了,这可能是给我这个自卑鬼最有力的安慰了

除了鼻子,和去角质说再见吧,为了你好。毛孔都是作出来的啊兄弟。

要理智。要清醒。
今天的经历告诉我,片装面膜泥状面膜和泡澡绝对不能在同一天发生。不要轻易做面膜
今天早上皮肤状态经过这段时间修养难得的好,薄薄一层底妆看起来就特别漂亮。然后毁于我这一折腾。
心好痛。